本站电脑手机均可以访问!

财富 智慧 经验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李嘉诚商魂:偏执狂赌性


发布时间:2014/4/27     查阅次数:1239

英特尔公司创始人,前任总裁和CEO安迪·格鲁夫说过一句著名的话: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这句话以及1996年出版的他那本著名的同名自传,10年来令国内外商界人士无限欣赏。

据说柳传志把该自传列为最喜欢的三本书之一,而且在数年中反复深入拜读,领会其“偏执狂”的精华。另外,数不胜数的企业家们,自动配合为自己冠以“偏执狂”的名号,并颇以之为自豪。这其中就包括本书即《顺驰秘密》所描述企业——顺驰的创始人孙宏斌。

企业家把“偏执狂”上升到了一个高度,在不同的理解层次上,提出了一个新的管理理念:偏执狂管理。至于“偏执狂”到底是什么意思,至今也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所以我们迫切需要简单地剖析整理一下各种版本的偏执狂组成基因,以便业界管理者们更好地执行“偏执狂”精神。

“偏执狂”这个名词中,最重要的一个关键字应该是“狂”。要知道这是一种病。

达利是举世公认的“偏执狂”患者。他最著名的话是这样的:“我对黄金的热爱是不会改变的,爱金钱、美元和黄金并不是罪过。在工作一天之后只有收到一张大额支票才能睡个好觉。”1934年这个狂人在哈佛大学发表演讲称:“我与疯子最大的不同就是我没有疯。”达利工作时采用的是著名的“偏执狂批判法”———即用狂想方式进行创作。虽然达利独特的创作方法需要他经常处于近乎疯癫的状态,但是他这种充满表演欲的天性和特立独行的疯狂表白,使他得到了公众的始终关注并达到自己事业的巅峰。

不过,另外一些典型的“偏执狂”的命运就比较凄惨了。巴尔扎克小说《高老头》叙述一个有偏执狂的父亲,为了爱两个女儿,忍气吞声,无怨无悔地牺牲,终于在死亡中得到升华。当他真的一无所有,再也无法“买”到女儿的爱时,只有死亡才能让他得到解脱。

企业家们身上的“偏执狂”基因中,最显著的一个是“焦虑情绪和危机意识”。安迪·格鲁夫的“偏执狂”症状是常年处于一种焦虑情绪和危机意识之下。他那句话的语义背景是“只有惶惶不可终日者方能生存”。他的意思是,某种接近偏执狂症的东西是在这个环境中幸存下来的关键。你可以把它叫做永久性的高度警觉状态,一种“橙色警报”,一种你永远渴望了解全部真相的欲望,或者正如人们在印度所说的———“神之不满”(d iv in e d iscon ten t)。某个地方的某种东西会影响你的企业,也许是现在,也许是将来,而你只有在查出来它是什么之后,才能宽心。

“偏执狂”企业家们身上的第二个基因,是“对冒险和赌博的疯狂喜好”。按照一位企业家自己的描述来说就是:“我喜欢这种充满着未知、恐惧、害怕、刺激、兴奋的味道,会刺激你的激素以最快的速度迸发。”企业家的作用不在于高超的管理能力,而在于混沌之中的先见之明,在于机遇来临之际的孤注一掷。一个企业的行为其实就像一个赌徒,看盘,然后投注,不管赢了输了,下一轮再看盘,再投注,直到赌本光了,出局。结局是注定的,但人们前赴后继其实是为了过程中的体验和刺激。

李嘉诚在这方面有过一个描述,他说生意做到他现在这个程度,往往有六成的把握他就决定投注。“是的,未来是难以预测的,等到我们完全有把握的时候,机会已经走了。从这个角度讲,做生意是要有天赋的,这个天赋一是感觉,有人称之为‘商魂’,据说M BA课上不讲,因为无以言传,二是赌性,那种破釜沉舟的魄力在我看来,就是一种赌性: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但拒绝平庸。我看过李书福的访谈,他说他小时候喜欢赌,而且很敢下注,往往是把赢来的再统统投下去,直到输光。当时听着不以为然,因为我对赌是抗拒的,一旦上了赌桌,早晚会输光。但是,现在想来,正是因为这种赌性成就了他,让他有可能成为中国的福特,我希望这样。”

“偏执狂”企业家们身上的第三个基因,是“个性的强悍和坚忍不拔”。1980年代,当In te l正面临着被日本厂商以“永远低10%”的销售策略逼上绝路的时候,格鲁夫在众人质疑的目光中拍案而起,毅然决定放弃当时正由In te l占领的存储器全球销售市场,转而向微处理器进军。这无疑是英特尔公司发展史上的一个重大转折点,也从此拉开了英特尔公司雄居微处理市场霸主地位的帷幕。当我们今天放眼全球的时候会惊讶的发现,80%的个人电脑都有一颗打上了In te l标记的“芯”。为什么人们会对In te l情有独钟?因为在它的发源地有一位能够凭借自己敏锐的观察力和超常的自信力挥洒自如、指点江山的策略家,能轻而易举地将你的“芯”俘虏。

偏执狂企业家们大多拥有固执的信心,他们也坚信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奔跑、奔跑、再奔跑,前面已经没有对手了,还在不停地奔跑,是的,只有偏执狂才会这么做。数年前顺驰的孙宏斌跑马圈地5000亩,屡屡得手:“有人说顺驰是一时冲动拍脑袋想出来的,实际上我都准备了三年。”他宣称:“对信念的偏执创造奇迹。历史是这样写就的,竞争版图是这样重画的,世界是这样改变的。”

“偏执狂”企业家们身上的第四个基因,是“不断否定自己并不断学习”。

格鲁夫的《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是一部影响巨大的管理学著作,它提出了一个新的管理理念:偏执狂管理。企业发展过程中,企业将会出现一个战略转折点,这时候,企业有机会上升到新的高度,但它也同样有可能标志着没落的开始。在这一过程中,偏执狂式的管理能使公司保持足够的谨慎,时常提防他人的袭击、窃取你的生意;作为一名管理者,还需要将这种防范意识传播给手下的员工,让他们和企业领导一起度过战略转折点,走上企业发展的一个更高的平台。格鲁夫把他的成功归于他在书中提示的哲学和战略思想,在高速发展的信息产业中,没有永远不变的法则,没有永远不败的企业,只有恐惧者、偏执者和那些敢于否定优势的人才能幸存(Su rv ive)。

为避免偏执狂自大狂,企业家们必须保持终身学习的态度。只有偏执狂才能创造。大胆创新,主动应变的智者,他有一种永不懈怠的忧患意识,最重要的一点正是把握创新潮流。终身学习反映的是快速的变化和持续不断地更新知识的年代,快速的变化带来的是复杂程度的增加。只有通过终身学习,才能把握到正确的潮流和确定正确的目标,有了正确目标的偏执狂才能成功。正如孙宏斌所说,坚决和激进再向前就是偏执。“但如果你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你干嘛不偏执呢?越偏执越能生存。”



  • Copyright © 2013 521rmb All Rights Reserved 晋ICP备09005781号-5 晋公网安备 14108102000012号 页面执行时间:15.625毫秒 返回顶部
  • 顶部 反馈 手机网站 底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更多精彩